人员查证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
您现在的位置:和谐法制神州频道 >> 神州法制 >> 评论分析 >> 内容

在校园安保上不能“雷声大,雨点小”

时间:2012/12/17 10:43:29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家喻户晓,2010年中国发生一系列校园惨案之后,即5月12日下午,公安部、教育部联合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。教育部成立由部长袁贵仁任组长的校园安全工作小组,开展专项整治行动。全国各地公安机关均将采取超常...

家喻户晓,2010年中国发生一系列校园惨案之后,即5月12日下午,公安部、教育部联合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。教育部成立由部长袁贵仁任组长的校园安全工作小组,开展专项整治行动。全国各地公安机关均将采取超常规工作措施,大力加强学校、幼儿园安全保卫工作。5月13日,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明确指出:“我们除了采取强有力的治安措施之外,我们还要注意解决造成这些问题的一些深层次的原因,包括处理一些社会矛盾,化解纠纷,加强基层的调解作用,这些工作我们都在努力去做。我想一个和谐、安全的环境,不仅会给孩子们,而且应该给每一个人,我们一定能够做到这一点。”

上述,无疑是名副其实的“雷声大”,而可以让亿万中华儿女倍感欣慰。

可事实上,最近两年多以来,发生在中国校园的惨案还是屡见不鲜。譬如,甘肃靖远农民马海峰在校园内用匕首刺向女儿喉部、腹部,又将汽油泼洒到女儿身上后点燃;四川保安罚小学生互弹生殖器;山西太原一5岁女童因不会算术,半小时内被老师狂扇几十耳光;浙江温岭市女教师虐童;兰州市雁滩红黄兰幼儿园一名5岁男孩的“下身”被该园一名女老师踢伤。

而据2012年12月16日《华西都市报》报道,12月14日上午,河南省光山县一名男子持刀在当地一小学砍伤22名学生,警方接到报案后,随后将其控制。目前,受伤学生暂无生命危险。官方通报称,嫌犯名叫闵应军(男,36岁,文殊乡邹棚村桃元组人),已被控制。不过据华西都市报记者多方调查发现,行凶者名叫“闵拥军”。

显然,这又是一起骇人听闻的校园惨案。依照常理,当地官方应该高度重视。

可是,有关新闻却表明,当地官方居然将砍人者的姓名搞错了。而据2012年12月16日《京华时报》报道,派出所民警赶到后,砍人者毫不避讳地说,自己是文殊乡邹鹏村人,叫闵拥军,“他说,我不跑,你要是把我爸我妈也抓起来,我就服你。”

试问:既然砍人者自己当时就对警方自报家门了,那官方通报为何还会弄错姓名呢?

另据新华社披露,记者到光山县里采访,村干部因为私事不在家,县教育局的人在办公室玩游戏。记者核实犯罪嫌疑人有精神病的消息是否准确,县委有关领导却说, 讨论这有啥意义?

显而易见,前述事实上表明当地官方之工作作风存在不小的问题,其对受害者生命的那种漠视令人心寒。

妇孺皆知,2012年12月4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,审议中央政治局关于改进工作作风、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。当下,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中央领导集体,正在率先垂范地践行“八项规定”。

按照地方服从中央的基本政治原则和权力运作规则,作为惨案发生地的河南省光山县官方,没有任何理由不以中央领导集体之践行“改进工作作风”等为榜样,然光山县的某些官员现在事实上依然我行我素,甚至有置中央“亡党亡国”之警示于不顾的嫌疑,其意欲何为呢?

与河南省光山县官方形成鲜明对照的是,2012年12月14日,美国康涅狄格州纽敦桑迪胡克小学发生枪击事件发生后,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发表全国讲话时,多次停下来令自己从悲痛情绪中平复,并用手指拭去眼角的泪滴。奥巴马下令白宫和全美各地的政府办公楼下半旗表示哀悼。

中美官员同样面对校园惨案,但事实正像新华社记者所讲,“河南光山却用各种手段拒绝采访、封锁消息,官员漠然态度令人失望。惨案发生,第一想法不是如何积极妥善应对而是如何自保,这种‘鸵鸟式’做法保得住乌纱帽,却于社会无益。”

当然,据有关媒体报道,事发后,光山县委、县政府成立了“12?14”伤害事件处置领导小组。

但是,据新华社记者披露,“光山小学校园惨案中受伤学生的医药费目前均由当地医院垫付。此外,一些亲历者告诉记者,事件发生后,在救护车未到和不够的情况下,陈棚村的一些村民出动私家车主动帮助家长送受伤的孩子前往医院”。“14日,官方光山网发出校园惨案消息,此后当地撤去消息,取消原定15日的发布会,2天内集体失声!15日,记者辗转找到县办,一名工作人员借故离开,一去不返,留记者在这个贫困县“气派”办公楼里,空等近2个小时。”

而据媒体报道,由于在搏斗中头部受伤,砍人者闵拥军也一同被送往光山县人民医院救治,入院诊断为“精神病、头颅外伤”。警方随后表示,犯罪嫌疑人被初步认定患有精神病,间歇性发作。从16岁开始,闵拥军就患上癫痫病,还曾经到北京等地治疗,多年来一直靠药物维持。

众所周知,公安部曾发文要求各地开展重性精神病人排查。所以,试问光山县有关部门,你们平时排查了吗?你们是不是存在失责问题呢?

另外,新华社记者的调查还告诉我们,12月14日的河南光山小学校园惨案,已是当地一年多内的第三起校园安全案。2011年10月,光山二高17岁的刘鹏被捅死。2012年11月,光山一高18岁的学生程前在校门口被刺死,对面就是光山县教体局。

据此而论,光山县县委、县政府等机关及其有关负责人,在校园安保,以及校园惨案发生后的善后处理等方面,都做得非常不到位。

不过,直言不讳地讲,诸如光山县校园之惨案的一再发生,其实跟中国教育部等有关部门也不无关系。

譬如,2011年12月,中国教育部公布中小学及幼儿园教师标准征求意见稿,其中首次将保护学生人身安全列入教师标准。特别是幼儿园和小学教师专业标准中提到,教师要将保护幼儿或小学生生命安全放在首位。2012年4月,中国教育部发布预警通知,要求各地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要切实加强中小学幼儿园安全防范,落实学校“人防、物防、技防”措施,特别是抓好学校门卫防范、宿舍值班、巡逻工作,严格落实外来人员进出登记制度,及时制止无业人员、精神病患者、来历不明人员进入校内。

实事求是地说,中国教育部上述举动,跟2010年中国发生一系列校园惨案后的相关所为,皆属“雷声大”之列。如果其真的能一一落实,那么定然会让中国校园安全很多。

然而,据2012年8月17日《京华时报》报道,8月16日,中国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在部署开学后校园安全问题时指出,争取在2013年达到每所中小学、幼儿园配备1—2名保卫人员的目标。

毫无疑问,袁贵仁部长的这番表态,客观上就是软化校园安保工作,就是典型的“雨点小”。

常言说得好:“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”。更何况,在众多地方政府及其有关决策者看来,既然教育部把有关校园安保目标定在了2013年,那么其往往就觉得急于解决校园安保问题了。换言之,中国教育部的“松口”,客观上给地方忽视校园安保撑了腰。

有关新闻表明,有着几百名学生的光山县陈棚小学在学生上课期间,其大门就没有一个安保人员值守。这,事实上就是中国教育部等有关部门在安保问题上“松口”的恶果。

但是,学生是长辈的精神支柱,是家庭的希望,是社会的基石,是国家的动力源,是民族的未来,是人类的火种。所以,笔者认为,在校园安保上不能“雷声大,雨点小”。当然,正如温家宝总理所讲,“我们除了采取强有力的治安措施之外,我们还要注意解决造成这些问题的一些深层次的原因”。(文/罗竖一)


【人民网甘肃频道--http://gs.people.com.cn】 原文链接:http://gs.people.com.cn/n/2012/1217/c183343-17874190.html

 来源:人民网-甘肃频道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